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书老张的博客

从这里走进历史的江湖

 
 
 

日志

 
 

春秋故事新说-人造黄泉[2]  

2008-07-01 18:16:20|  分类: 春秋故事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姬难产本来就不受亲娘待见,没过多久,现实又在他幼小心灵的伤口上撒了把盐。他亲娘怀了二胎,还是顺产。以后,亲娘姜夫人看姬难产的脸色更加难看。

  姜夫人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顺利产下了第二胎,也许是生产时没给她留下什么痛苦追忆,她打心底里特别喜欢这孩子。郑武公姬掘突看这孩子在兄弟里排行第三,就给他取名叫姬叔段。在姬叔段之前肯定还有一个男孩,大约是郑武公和小老婆生的,地位不高或者早年夭折,史书上没有记载。

  为什么说姬叔段是老三呢?因为古人给孩子起名是有规矩的。伯、仲、叔、季,是专指老大、老二、老三、老四的兄弟排行顺序;只要名字里有这四个字的,基本上就能看出他算老几,有伯字的大都是老大,可不是黑社会的那个老大。比如:我国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儒家学派创始人孔丘,又叫孔仲尼,在家就行二,文革时都管他叫孔老二;孔丘的大哥叫孔伯尼,又叫孔孟皮;孟和伯都是老大的意思,差别在于伯是正夫人所生,孟是小老婆所生。再举个例子:为提倡和平、反对暴力而搞绝食斗争,最后活活饿死的那哥俩,伯夷和叔齐;伯夷是大哥,叔齐是三弟,他们家老二没参加绝食运动,老老实实在孤竹国当国君呢,因为老三和老大以前都不当这个国君,所以老二拣了个便宜。如果按照数字来称呼,姬叔段就应该叫姬三段,叔,行三嘛。

  在郑国的一片大好形式下,姬难产和姬三段哥俩茁壮成长,经过了成长的烦恼,都长成了根红苗正的好青年。不过,这些岁月,大哥姬难产是在亲生母亲的白眼中度过的;这也增强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形成了他含而不露、老谋深算的沉稳性格。而弟弟姬三段则在母亲的过份宠爱中长大,养成了自视过高、头脑简单、敢想敢干、做事张扬的公子哥品行。

  姜夫人喜欢小儿子,想让他当国君继承人。为了达到目的,她使出了女人惯用的绝技——枕边风。这个风可厉害,没有十级也够八级,古今中外,无数的人接二连三的被这个风吹趴下了,掉脑袋的、坐牢的、被双规的,结局不是一般的热闹。但是姜夫人的枕边风吹起来,不是厉害,而是恐怖;她是夜夜吹,月月吹,年年吹;风力无论从强度还是持续性来说,都够得上台风级别。但是没用,郑武公姬掘突同志经受住了历史对他的考验,他就像泰山顶上一青松,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

  估计在给大儿子取名字的问题上,姬掘突没站稳立场,拗不过老婆;不然,谁会给儿子起名叫难产?好歹也是一个贵族,未来的郑国国君,叫姬难产,实在太难听了!所以,在确定接班人的问题上,郑武公姬掘突没含糊,任凭老婆的枕边台风肆虐,他是毫不动摇;坚决按既定方针办,老大优先!

  又过了些年,郑武公姬掘突撒手归西,找他爹姬友做工作总结去了。姬寤生当了郑国国君,这时候可不能再叫姬难产了,那是对国君的不尊重,现在得叫郑庄公姬寤生。

  郑庄公即位,头一个来找麻烦的就是他妈姜氏夫人。

  老公驾鹤西游了,姜夫人成了寡妇,一向讨厌的大儿子做了国君,喜欢的小儿子还是待业少年;姜夫人这心里,能塌实得下来嘛?!所以,她让大儿子国君给小儿子一条出路,给他一座城。郑庄公痛快的答应了,因为这是正当要求。老大当了国君,下边的弟弟们总不能去要饭吧!给个城封块地是应当应份的,让他们也收收租子,敛敛税,作威作福一番。可接下来,姜夫人的要求就不正当了。她要求把制地封给姬三段。制地就是河南荥阳的虎牢关,那里地势险要,是个军事重镇。小说《三国演义》里说的“三英战吕布”就是在那儿打的,可演义归演义,真打没打咱不知道;可春秋时期,在这里确实发生过多次激烈的战斗。

  郑庄公听母亲替姬三段要这个城,比较为难。这不能给啊!可也不能直说,你说不给,万一母亲闹起来,说:“我这头回张嘴你就不答应,我还活得下去吗?不行!不给也得给!”亲娘给你来个不讲理,当儿子的还能说什么?这样就不好办了。可郑庄公脑子转得快,没说不行就让姜夫人打消了念头。

  他说:“母亲,制那个地方很危险,山势陡峭,而且是个边城;我爹生前灭东虢国的时候,就是在那儿把他们的国君虢三砍了头的。------其他的地方您随便挑。”话语里透着对老弟姬三段的关心。

  姜夫人到底是女人,对什么危险啦、砍头啦、偏远啦之类的词天生比较敏感,本能的对这些地方怀有恐惧;心想,小儿子怎么能到那种地方去呢?她可能私下做过调查,听别人推荐说那里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城大;以为就好。现在听大儿子这么一说,立刻改了主意。

  “那京城吧!”她说。显然,姜夫人也是有备而来,这是她内部调查的第二个结果。

  京城不是国都,是地名;姜夫人好象还没傻到跟郑庄公要首都这个份儿上。可京城也是个数一数二的大城,论规模仅次于都城,论重要仅次于制。

  郑庄公苦笑了一下,痛快的答应了。答应的同时,他好象在期待什么。

  姜夫人目的达到,高兴了,又说:“让他搬到那儿去住吧,他想出去锻炼锻炼;还有,你给他个称号,我想了,叫‘京城太叔’怎么样?”
   “可以,母亲。”郑庄公老实的点头,心里的期待更加强烈。

  “那好了,我走了。”姜夫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刻,郑庄公的心里在滴血。他明白了,自己从小没有的母爱,现在没有,将来也很渺茫。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