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书老张的博客

从这里走进历史的江湖

 
 
 

日志

 
 

春秋故事新说-人造黄泉[5]  

2008-07-04 16:13:38|  分类: 春秋故事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是这么说,可郑庄公心里比谁都明白,靠空喊正义口号是不能打垮姬叔段的,光讲正义不能把姬叔段讲得神经错乱,自己毙掉自己。如果坐着干等这样的结果到来,那毙掉的无疑是自己,就是坐以待毙。所以,他早就不动声色的做了秘密工作。姬叔段招兵,他派人去应招,军队里就有了他的卧底。姬叔段占的两个城,两个城的管理人一边和姬叔段称兄道弟,好得穿一条裤子;一边偷偷的给他传递消息,宣誓对他效忠,并且准备在关键时刻反攻倒算。京城的百姓里,也混进了不少地下工作者。这倒证明了那句话,兄弟是可以用来出卖的。

  姬叔段所有的情况,郑庄公都掌握。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人就有充足的自信。所以,郑庄公同志可以稳如泰山,大义凛然,慷慨造辞。东北人讲话:这小词儿整的,钢钢地!

  京城太叔三段公子爷不知道这些,可这并不妨碍他继续从事抢君位的政变事业,他是几年如一日,废寝忘食,不遗余力,为实现自己人生的最大目标,而努力奋斗着。要说三段公子爷能这么拼命干,也不容易;就是人生目标没选对,属于走了瞎道还只顾埋头拉车的那一类。

  那边姬叔段干得热火朝天,这边姜夫人也不能闲着。娘俩的打算是里应外合,核心理念是姬老大是要拿来害的。可姬叔段搞政变是盲人骑瞎马,摸着石头过河,外合工作还处于探索阶段。姜夫人干内应这活儿更是半路出家,勉为其难。两人瘸驴配破磨,只能将就着造反。姜夫人这内应做得不专业,或者说很不称职;关于郑庄公的情报一样也没搜集到,自己的密电码倒先被破获了。她也不想加强学习提高一下业务水平,搞个什么反间计、谍中谍之类的高难度智力比拼;只是像大多数望子成龙的母亲一样,喜欢直奔主题。

  姜夫人想直奔的主题就是,打开城门。开城门是内应最主要的工作,但首先要看清形势,如果双方实力相当或差别不大,打开城门确实能起到关键作用;如果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即使打开城门,迎接进入者的,不是手捧鲜花挥舞小旗的群众队伍,而是阎王本人。

  姬叔段觉得一切都准备好了,又有母亲做内应开城门,踌躇满志,亲自组织了突击队,自任队长,打算来一个长途奔袭智擒郑庄公,搞一次郑国流血军事政变。不流血恐怕不行,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变都死了人,只有陈桥兵变赵匡胤黄袍加身是个例外,一人没死。以姬叔段的为人,似乎不打算破这个例。

  姜夫人和姬叔段娘俩定好了出兵政变的日子,就兴奋的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可就在他们娘俩兴奋等待的同时,在京城的卧底也把这个日期报告给了郑庄公。

  郑庄公听了卧底的报告,这回没说什么名言警句,只说了两个简单的字:“可矣!”

  然后命令大夫公子吕挂帅,立刻带领整装待发的二百辆兵车攻打京城。二百辆兵车,好象不多,其实不少。那时候打仗,四匹马也有两匹马拉的兵车是一个战斗单位,这样的一辆兵车加上赶车的共载三个披甲战士,可跟车的步兵有七十二人,全算上就是七十五人。二百辆兵车就是一万五千名战士。

  公子吕率领着这支一万五千人的重装部队浩浩荡荡向京城进发了,很快,就到了京城。

  京城太叔姬叔段也顾不上什么奇袭和政变了,赶紧组织部队抵抗。可组织了半天,没人听他的。本来姬叔段的群众基础很好,大家很拥护;事就坏在了郑庄公派来的那些地下工作者身上。姬叔段动员士兵们拿起武器,这些特务就在底下不断嘀咕“两没有一砍头”政策——“造反是没有希望地,也是没有出路地,还是要杀头地!”并且辛勤灌输“两条活命路线”——“公子吕的大军都围城了,想活命的,只有逃跑和起义两条路。”士兵们一听,当时就哗变了。士兵们搞不抵抗主义,老百姓也跟着起哄,搞弃权。因为谁也不想被人砍成三段!

  军队反水,百姓不合作,这可怎么办?!姬叔段灵机一动,跑了。他一口气跑到了鄢地,刚要喘口气,一看不行,还得继续跑,郑庄公的军队又来攻鄢了。他再提一口气,跑到了共地。到了共地姬叔段也没有停留的打算,还想继续他的长跑锻炼,万幸的是,老哥郑庄公没再追上来赶尽杀绝;于是,姬叔段中断了长跑训练,在共地落了脚。这一年,他三十六岁,以后他在共地流亡了一十三年,最后被万恶的齐国头子齐僖公给解决了,终年四十九岁。一生所做的最大贡献就是给后人留下了一个姓氏——段。

  赶跑了弟弟京城太叔,郑庄公又把不成功的策划人——母亲姜夫人送到了颖城。并发下毒誓:“不到黄泉,不相见!”

  可是没过多久,郑庄公就后悔了。因为母亲只有一个,即使她做了什么,毕竟还是自己的亲娘!虽然他说了那样的狠话,可心里还是深爱着母亲,对母亲的思念也随着怨气的消散而越发深厚。只是,他前面把话说得太满,没有给自己留条后路,想反悔也不可能了。旁边就站个虎视耽耽拿笔等着记录的史官,国君们话都不敢乱说,一不留神兴许就落下个昏君的名声;发了毒誓转脸冲大家嘿嘿一笑,说我那是梦中寄语,以后谁还相信你?!领导说话都不算数,下面还好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