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书老张的博客

从这里走进历史的江湖

 
 
 

日志

 
 

春秋故事新说-小人的一点事[2]  

2008-07-09 16:21:33|  分类: 春秋故事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周桓王很生气,可后果并不严重,郑庄公还是该干嘛干嘛。周桓王想讨伐又怕打不过,虽然他是上级,可这时候要靠实力说话,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根本拿郑庄公没辙。过了几年,因为许国拒不给周桓王送礼,导致郑庄公的失忆症忽然痊愈,想起了麦子的往事,感觉心里有些惭愧,为了弥补过失,打算拿许国开刀,维护天子威望,以便挽回国君带头抢粮的恶劣影响。他主动和齐国、鲁国结盟,达成一致,准备合伙干掉许国这个不懂事的小弟。

  部队出发前,郑庄公在祖庙做战前动员,并发放武器和战车。武器种类不多,无非是戈、矛、戟、钺(斧头状月牙铲)、弓、青铜短剑这几样。

  大将可选择的就更少,只有戟和钺可供挑选,这两种要人命的青铜家伙不仅很重,一般人举着都费劲,更甭说高接低挡、抡起来似风车;而且使用起来有难度,能砍、能刺、能钩、能砸、能铲,可以充分发挥大将的搏命能力。

  相比之下,戈和矛就差多了。矛,不仅没有技术含量,只能做些简单的突刺、拨挡动作;而且对战车根本没有威胁,只能是几个小兵站在地上互相乱扎解闷。

  戈,就是一个比较结实的长把镰刀。毫无疑问,这是从劳动工具发展来的兵器,能砍能搂能刨能砸;不打仗时,收收庄稼也凑合。如果两拨人都拿着戈互相搏命,从远处看,就像一群身穿铠甲的人正在地里埋头苦干农活,只不过工作对象不是成熟的庄稼,而是彼此的身体零件。一个大将如果扛着戈和矛上阵,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因为,那都是下级军官和士兵们的专用拼命工具。

  于是军将们都把目光盯上战车。那时候的战车相当于现在的坦克,马拉着跑起来横冲直撞,风驰电掣,站在车上居高临下,伺机乱砍,比较拉风;而且不用像小兵那样全靠两条大腿才能跟上队伍,是既威风又轻松。做大将的必须得冲锋在前,带头拼命,当然得选辆好车。

  颖考叔早相中了一辆新战车,不仅是他,有好几个人也憋着抢这辆车。郑庄公选车的命令一下,颖考叔立刻以抢购紧俏打折商品的速度冲了上去,大约是他的爆发力比较出众,而且抱着一定赶上头班车的决心,他头一个抓到了车辕。

  颖考叔正要拉车走去和同事比吹牛,迎面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谁?不出您的所料,是公孙阏,又叫公孙子都。

  公孙子都,传说是当时天下第一帅哥。天下第一帅哥这个说法是从民间诗歌里来的,《诗经》郑风曰过:不见子都,乃见狂且。这讲的是一个少女交友征婚,没见到子都那样的大帅哥,尽是些追捧鲜花的热乎牛粪。

  人民思想家孟子也曰了:不知子都之姣者,无目者也。意思是:不知道公孙子都高大、英俊、潇洒的人,没长眼。(“姣”在那时是形容壮大修长)他这么一说可不得了,一下就让子都帅了两千多年。可孟大思想家本人没见过子都大帅哥,具体长什么样估计他心里没谱也说不清楚。他俩隔着好几百年,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诗经》和孟子的两种形容都让大家说烂了,没办法,谁让咱上网晚,只好炒剩饭。

  虽然不知道子都大帅哥具体长啥样,帅到何种程度的一塌糊涂;可光凭这么多的拥趸,就知道他的帅不是一般的帅,得是那种刻骨铭心、过目不忘、让人自惭形秽的帅。

  大家都说好,一定错不了!这可是群众发自内心的呼声。不像现在,帅哥百花齐放,找个媒体支口大锅炒炒,长个大饼脸就敢楞称帅哥充偶像。
 
  颖考叔见是他,心说要坏。公孙子都不仅人长得帅,还很勇猛,出身又是贵族,而且职位比颖考叔高,他是上大夫,颖考叔是下大夫。虽然英雄不问出处,可颖考叔毕竟底子薄,根基浅,心里有点虚。

  “有事吗?”颖考叔问,同时手没离开车辕。

  “没事!”公孙子都冷冷的说,样子很酷。

   颖考叔松了一口气,拉车要走。

  “麻烦你把车留下。”公孙子都眼望了一下天说。

  颖考叔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说:“你想抢这车?”

   公孙子都脸对着地面点点头。

  “那你拿什么来抢?官职么?”颖考叔依然不紧不慢的说。

  “凭这个!”公孙子都把手中的大戟插在地上。

  “这个我也有!”颖考叔瞟了一眼兵车上自己的武器,手依然紧攥着车辕。

  “那就开始吧!”公孙子都就要拔戟。

   “我有事!”颖考叔说。

  “有事你就把车留下,去办你的事。”公孙子都停住手说。

  “不是我自己的事,是国君的事,国君说臣子比武要跟他打个招呼。”颖考叔翻翻眼皮说。

  “国君说过吗?”公孙子都将信将疑。

  “这我哪敢撒谎?!不信你问问去!”颖考叔一脸无辜。

  公孙子都转身要走,又不放心的看看颖考叔。

  “你放心大胆去,我不可能拉车跑,再说拉着车也跑不过你。”颖考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公孙子都一想也对,甭说你拉着车跑,就是空着手跑,我也未必输给你,就放心地走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错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