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书老张的博客

从这里走进历史的江湖

 
 
 

日志

 
 

[水浒夜话]大宋名妓李师师的一段往事(上)  

2008-10-01 23:58:03|  分类: [水浒夜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浒传》是一部描写男性江湖的名著,不仅其中的女性人物屈指可数,而且每个女性人物的篇幅也很有限。非常著名的潘金莲在书中用的篇幅最多,也不过是占了三回。潘巧云次之,连偷情带喀嚓占了一回半;阎婆惜沾了宋江的光,占了整整一回;扈三娘、孙二娘、顾大嫂三位女将的出场各占了半回,后面虽然还有零星出场,但也描述不多。其他有名有姓的,林娘子、金翠莲、宋玉莲和白秀英、刘高老婆等等,均是过场人物。在这些过场女性人物中,作者还写了几个粉头,李师师、李巧奴、李瑞兰。虽然都姓李,但不是一家子。三个粉头里,那两个出场没有多久就挂了,独花魁娘子李师师硕果仅存。而后梁山好汉受招安,也起了关键的作用。一个《水浒传》书中着墨不多的名妓,在她自己的人生舞台上,确实活得很精彩!

    

    在大宋宣和年间,一日傍晚,宋徽宗赵佶酒足饭饱,闲暇无事;既无心做画,又无兴致练瘦金体;百无聊赖间,厌烦了皇帝高高在上的生活,想体验一把做普通人的快感,起了与民同乐之心,准备出去走走。可要出门也得有人陪同,自己出去找不到回来的路丢了不说;一个人瞎逛,旁边连个凑趣帮闲的人没有,也着实没劲!正打算安排两个黄门伴驾出行,忽然帮闲能手高二(就是太尉高俅)和凑趣骨干太监总管杨戩同时到场。一见人员齐备,宋徽宗喜出望外,立刻吩咐出发。杨戩急忙阻拦,说:“陛下这般出行,目标太大,市井肃清,反不自由。不如化装悄悄地出城,俺俩充当陛下的仆人,微服私访一番。这样想干啥干啥,不招摇,可以恣观市廛风景,尽情地呼吸自由的空气。”赵佶一听,对!就这么办。三人一同换成便衣,从后门潜出皇城,在门口给监门将军留了回来的接头暗号和凭证。然后撒了欢似的奔向了繁华闹市。

    看够了首都壮丽夜景,敞开地呼吸了一通大宋街头喧嚣的市井气息。赵佶不满足,又想体验一把弥散了胭粉脂香的风月之情,起了嫖娼的心,迈步就往花街柳巷溜达。高、杨二人在后面挤眉弄眼地忙跟上脚步,三个人就拐进了黑胡同。行至金环巷,终于见到别样风范。但见门安塑像,户列名花;帘儿底笑语喧呼,门儿里箫韶盈耳;一个粉颈酥胸,一个桃腮杏脸。赵佶观之窃喜,找对地方了!

    又往前行了五七步,见到一座豪宅。粉墙鸳瓦,朱户兽环;飞檐映绿郁郁的高槐,绣户对青森森的瘦竹。赵佶看了,喜欢的不得了,又是羡慕又是赞叹。问高、杨二人道:“恁们说这是甚么人的宅子?造盖的这般清楚!”

    高、杨二人刚要回话,只听一声咳嗽,李师师美女出场了。

    见翠帘高卷,绣幕低垂,帘儿下见个佳人,鬓发軃乌云,钗簪金凤;眼横秋水之波,眉拂春山之黛;腰如弱柳,体似凝脂;十指露春笋纤长,一搦衬金莲稳小。

    这一段的形容比较俗,可谁让李师师从事的是不能再俗的职业呢!可惜著名婉约派创始人柳七生不逢时,死得太早;不然必能“奉旨填词”,有一番好赞美。借此,柳三变也能摇身一变,受到书画巨匠宋徽宗的提携,把柳屯田的大帽子甩进伶仃洋,过一把李嫡仙平步青云的瘾。不必因为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而触了霉头,做一辈子的中国第一位专业词人。

    见了烟花帐子头,上亭行首李师师。赵佶两眼发直,目不转睛,颇有心思捡个砖头上去相问:“小娘子,这是你掉的吗?”

    但赵佶毕竟有文化,虽然把持不住,也没学流氓恶霸强抢娼女。而是转问旁边的帮闲一高俅:“这佳人不是官宦出身,就是富豪家闺女。你知道她么?”

    高俅近来业余时间苦练球技,除了搂老婆亲热,没出去外面开房,帮闲业务有些生疏,所以很坚定地回答:“不知道!”

    虽然高俅自打做了高官,帮闲技术有所下降,但底子还是有的。这个回答就很贴谱。皇帝一眼瞧上的人,你还说知道...认识...熟!和她曾经夜宿红绡帐,一曲鸳梦似重温。当时就扫了皇帝的兴!

    三人正犹豫间,抬眼看见街边有一茶馆。似曾相识!宋江也是走的这条老路见到的李师师。看来在宋朝,在名妓会所旁边开茶馆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下面的事比较简单,就是出钱打探消息和见面接洽。茶馆老板见给的钱多,也乐呵呵的搞起了副业——拉皮条。

    一切都很顺利,赵佶很快就和花魁娘子见上了面。见面就得自我介绍,不然就没法聊天。赵佶的自我介绍一扫文人的扭捏作态,颇有好汉的直白:“娘子休怕!我是汴梁生,夷门长。休说三省并六部,莫言御史与西台;四京十七路,五霸帝王都,皆属俺所管。咱八辈儿称孤道寡,目今住在西华门东,东华门西,后载门南,午门之北,大门楼里面。姓赵,排房第八。俺乃赵八郎也!”

    这一番话的意思,就差直接说,俺就是当今天子!

    花魁娘子见过大世面,听了赵佶的实话实说,没慌!依然礼貌待客,文明经商。找个理由,出得门来,立刻告之虔母李妈妈:有骗子冒充皇帝,赶快去报警!

    左右二厢捉杀使孙荣、汴京里外缉察皇城使窦监二人接到李妈妈报案,出警很迅速。点起手下巡兵二百余人,人人勇健,个个威风,腿系着粗布行缠,身穿着鸦青衲袄,轻弓短箭,手持着闷棍,腰挂着环刀,急奔师师宅,当时就把师师宅包围。并派人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啦!和警方合作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喊了一会,还真起了效果。宅门打开,出来一人。不过看样子不像是来投诚的,说是来叫板的倒更贴切。此人很不客气,上来就大喝:“匹夫怎敢惊驾!”此人正是帮闲一高俅。

    兵丁们有点晕!一般这种情况,骗子不是跑路就是乖乖投降,铤而走险狗急跳墙的也不在少数,可最后的目的也是跑路。没想到,这骗子都被识破了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人不是疯子就是想挨揍。既然有此愿望,当然愿意无条件的满足。两个兵丁抡起棍棒就要打高二的闷棍。如果这两棍实在的落到高二的头上,轻则脑震荡,重则呆傻。

    幸亏孙荣和窦监二人中有一人认出了高俅,急忙喝住跃跃欲试正要下手的兵丁,高俅才免遭落下脑震荡后遗症的危险。二人本以为是高俅在此嫖娼,为了捧牢饭碗,就打算在此维持秩序,助高大人尽兴。后听说嫖娼的居然是皇帝老爷,更是不敢怠慢,立刻宣布周围戒严,不许进也不许出。另外全体加班,为皇帝守夜;以免夜间活动的窥淫癖患者围观,扰了皇帝老爷雅兴。

    花魁娘子验证了嫖客身份,不是走失的精神病患者和流窜的匪类,确实是场误会。宾主把酒言欢,继续皮肉交易。

    宋朝的名妓待客有一套复杂程序,不像现在,谈好价钱就直奔主题。客人自我介绍以后,直奔主题之前,有如下一系列的服务:唱歌、奏曲、陪聊、管酒、管饭。当然,所有费用都计算在嫖资之内。

    而且在大宋做个名妓也比较难,撇去容貌和风情不说,琴、棋、书、画虽不要求样样精通,但起码也得是高级爱好者的水平。会交际,碰到个粗俗但是大把花钱的客人,也得让他感觉自己有品位不自卑。唱歌要达到一流通俗歌星的水准,奏曲要有演奏家的水平;跳舞最难,虽然不用现场脱衣服,可也得表现出脱衣舞娘撩人魂魄的风姿。集歌星、演奏家、公关小姐、舞娘、艳星、肉弹等多种职能于一身,确实是一般女人所难以达到的高度。

    在这种新时尚、全方位的冲击下,赵佶酒喝得有点高,不知不觉天色已晚,酒是色媒人,拉起花魁娘子就直奔主题去了。

    领导抱着佳人直奔主题,杨戩和高俅的陪同任务暂告一段落,一同到一间小阁歇息。杨戩陪同的目的比较纯粹,就是陪同。不纯粹也不行,失去了那个功能,也没有这方面的追求了;所以他这一夜睡得很坦然。而高俅在这个美好的夜晚过得比较郁闷。不仅没有佳人陪伴,还得住小黑屋。听着那边淫声浪语,放纵肆为;这边枯坐等天亮,长夜枕难眠。经过无数次心理和生理上的折磨和考验,高俅咬紧牙关挺住,正在堪堪不敌之时,终于,天亮了!

    高俅急忙叫起睡得塌实而坦然的杨戩,俩人一起去敲窗户。

    赵佶想起要赶早朝,慌忙起身,简单洗嗽之后,转身就走。被李师师一把拉住,还没给钱呢!赵佶没打算给钱,只说:“卿休要烦恼!寡人今夜再来与你同欢。”

    再来就好办!可李师师久历江湖,专防忽悠,坚持要信物。

    赵佶一看真混不过去了,就把贴身衣服,一件龙凤绞绡直系交与花魁娘子做凭证。有了抵押,花魁娘子才放人。并送君送到大门外,目送赵佶三人走远。

    这时候临时加班的兵丁们也早撤了,孙荣和窦监也明白,这是一次秘密行动,早上见到埋头苦干了半夜的皇帝老爷,彼此的脸上都不好看。

    花魁娘子正要转身进门,忽然,从另一方向跑来一人。

                                                     (待续)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