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书老张的博客

从这里走进历史的江湖

 
 
 

日志

 
 

春秋故事新说-政治头脑很重要[5]  

2008-07-23 19:09:04|  分类: 春秋故事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归正传,简短截说。姬子亹被做掉了,祭仲足变戏法似的又推上来一位国君,老四姬婴,又称郑子仪。看来,家里兄弟多就是好,虽然容易因分家产闹纠纷,可是不缺人呐。这位老四姬婴很老实,也挺塌实,难得糊涂,就是一个字,混。

  要说他还是比较能混的,这一混就出去十多年,直到祭仲足去世,才混不下去了。

  谁让他混不下去了?他二哥,逃亡在外的郑厉公姬突。

  姬突在边界栎邑站了十四年的岗,突然觉悟了。老四能混在首都,凭什么我就混在边疆?这么些年,风里雨里,看家护院,头上都快筑鸟窝了。再说,祭仲足老贼也去阎王那里再就业了,最大的威胁已经消除,无论如何也得试一把。就算没能混上君位,也表示咱没虚度光阴,努力过。

  再展雄心的姬突派人扫听到现在掌权的是大夫甫瑕,相当于祭仲足原来的地位。提起祭仲足,厉公姬突回忆起当初的那一段颁奖往事,突发奇想,何不照方抓药,再来一回?事实证明,这个比较低级的招数在郑国是屡试不爽。

  于是不久,当红大夫甫瑕接到了一份竹简通知,不过不是获奖通知,是出席典礼嘉宾通知。上面写到:现有大夫某某得到国君赏赐特铸鼎一座请大夫甫瑕于某日出席大鼎出炉剪彩典礼云云。

  甫瑕一看这人是自己好友,当然愿意捧场,没细打听情况就去了。走到半路,遇到一个来迎接嘉宾的队伍。甫瑕还挺高兴,这么热情,规格蛮高啊!可走着走着,发现越来越不对,路走错了。急忙招呼人,可招呼半天没人理他,大家都忙着赶路。

  奇怪的是,连自己的那些随从也玩起了失踪,周围没有一个认识的,哪怕是个半熟脸。甫瑕刚要喊:不好,有情况!------一把刀截住他要说的话。典礼嘉宾成了绑匪人质。

  于是,甫瑕没能出席剪彩典礼,而是被人用刀前呼后拥,盛情邀请,参加了和厉公姬突的私人见面会。

  见面会是在不太友好的气氛下进行的。主题只有一个,帮厉公姬突复位。答案有两个选择,是或否

  如果选择前一个答案,那么好,马上就是朋友,坐下来好吃好喝。如果选择后一个答案,那么对不起,立刻挖坑就地活埋。

  甫瑕不想去和土地爷做邻居,给它老人家添麻烦。很快就选择了是,而且拍着胸脯保证:“只要放了我,啥事都好办。回去我就把老四干掉,派人迎接你做国君。”

  厉公姬突学习了宋庄公的仗义劲儿,继续信任,放了他。

  但是这件事厉公姬突也没全放在心上,人在掉脑袋的威胁下,说的话也做不得准,有几个能像祭仲足那样讲诚信。没料到,甫瑕真守信用,说到做到,仿佛祭仲足在世,而且比他干得更彻底。

  老四姬婴混了十四年,不仅把自己混没了,连俩儿子也跟着一块混没了。从老大郑昭公姬忽到老四姬婴,哥四个死了三个,剩一个老二厉公姬突硕果仅存。政治生活真残酷!

  郑厉公姬突重归首都,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雨,终于见到彩虹,成熟了许多。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